證據作出程序違法,如何進行責任劃分
瀏覽次數:2088作者: 吳妍   信息來源: 民一庭發布時間:2019-04-30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如果關鍵性證據的作出程序違法,法院該如何進行責任劃分呢?近日,宣城中院審結了一起健康權糾紛案件。

    2017年4月5日,任某駕駛電動自行車由西向東橫過馬路與駕駛電動自行車自南向北行駛的葉某相撞,造成兩人嚴重受傷、兩車受損的交通事故。事發后,公安交警部門適用簡易程序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任某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條之規定,負事故全部責任,葉某無責任。葉某出院后訴至法院,要求任某賠償其各項損失合計176818.57元。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公安部令第104號)第十五條之規定,公安交管部門在葉某及任某均遭受傷害且傷勢較為嚴重的情形下,不應適用簡易程序對交通事故調查并作出責任認定,故涉案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作出的程序違法,對其證明效力不予確認。雙方對事故發生均有過錯、各自在事故中遭受嚴重傷害,且各自違章行為對于損害后果的作用基本相當,認定葉某與任某負同等責任,判決任某賠償葉某各項損失合計84461元。葉某不服一審判決,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請。

    本院二審審理認為,葉某與任某在事故中不同程度受傷、傷勢較為嚴重、住院時間較長及醫療費金額較高的事實清楚。公安交管部門對涉案事故作出的責任認定,系適用簡易程序作出,明顯與《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公安部令第104號)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不一致,故涉案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證明效力應不予采信。交通事故認定書屬于民事訴訟中的一種證據形式,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的審理中應對事故認定書的證明力予以審查,一審法院以涉案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程序不合法為由,否定涉案交通事故認定書的結論,理據充分。應根據雙方當事人在事件發生、事態發展、損害后果發生上所起的作用大小,結合調取的交通事故處理現場視頻資料及事發現場照片,確定雙方責任負擔。一審對責任劃定準當,二審予以維持。